編按:本文對馬英九執政團隊問題分析,相當有說服力,唯獨對罷免案看法過度樂觀。我國人民大多數並沒有能力,也沒有意願去比較政策優劣,因此不會在意馬總統的戰術或戰略決定錯在哪裡。除非他直接犯了什麼相當直觀傷天害理之事(貪汙、酒駕、耍特權),不然反對黨只要一直沒有出現具有足夠能力的政治人物可以重打其臉,馬總統就能繼續掌權。

政府以少數決策逕行與中國簽署服務貿易協議,並將設處協議列為下次兩會會談議程,前陸軍副司令劉湘濱中將指出,當前國家治理的問題出在馬團隊,馬團隊的問題出在馬英九,馬英九的問題出在他一個人的私心。劉湘濱警告,內政搞不好,大家薪水少一點也就算了,但兩岸處理不好,這就斷了台灣所有的生路。這點絕對不可容忍。

劉湘濱,陸軍官校第一名畢業,保送美國戰爭學院進修,歷任關渡師長、國防大學兵學研究所長、國安會秘書處長、陸軍副司令。

問:海基海協兩會簽署服務貿易協議,引起了國內相關產業極大的恐慌,政府對於利害關係人並未進行溝通,這政府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劉:我要先講一個本質問題。這麼長時間以來,這麼多人批評馬英九,說他無能也好,他都「謝謝指教」,唯獨最近高育仁說他私心,馬忍了四天,還是跳出來反擊:「不能接受」。為什麼?歸根結柢,高育仁的批判是最到位的。

馬有私心 只用家臣治國

不論兩岸或內政,一切問題確實都出在馬英九的私心上面。就是因為私心,國家才會變成這樣。李佳霏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李佳霏與馬英九是什麼關係?是長官部屬?是公事還是私交?在公眾場所會寫這種字條,代表李佳霏與馬英九的互動是私的關係蓋過公的關係,他們不是長官部屬,甚至長輩與晚輩都不是。見微知著,由此可以大膽假設,圍繞在馬英九身邊,所有他用的人,都不是公的關係。這代表他們之間的互動只要維持好私的關係,就不會出事,公事上,做得好不好,有沒有績效,相對就沒這麼重要。

這也是為什麼大家會以「小圈圈」來形容馬團隊。這麼做的後果,就是「家天下」。身邊都是家臣、子弟,不是因為能力、經驗而獲拔擢。於是馬英九就成了核心,所有人唯馬首是瞻。例如,王郁琦的功能是什麼?是不是也因為他與馬之間私的關係,馬英九派他來佔住陸委會主委這位置,以確保馬英九可以主導兩岸政策?

因為只用家臣,馬英九的團隊因此完全沒有國家戰略概念,並不具備治國的能力。古話說:「治國無方」,這方就是方略。他身邊的這批人將來只有一個價值,就是成為歷史案例,可供後世檢討。這些教授首長們就像春秋戰國時代趙國的趙括一樣,他們最大的特色,就是紙上談兵,在教室裡講得頭頭是道,不知人間煙火,一出了社會,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回過頭來看服務貿易協議,為什麼不徵詢意見?第一,馬英九對人民已經無感,他從來不把人民看在眼裡,只有在選舉前才有需要。所以在他的第二任,包括市長時期與現在連任總統,作風一貫,就是愛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不理人民的感受與反應。周美青講過一段話,她說:馬英九對他周邊所有的人,不會去照顧、也不會去關心別人。連他的家人都這樣說,他會去體諒人民嗎?當然不會。今天他擔任國家領導者,如果不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當然問題會通通出來。

第二,更可怕的是,他太自負。他常常講:我的團隊博士最多,是最優秀的。這心態就像二次大戰,德國認為日耳曼民族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應該建立歐洲帝國一樣。既然我帶的是一批高學歷的人,我做的事怎麼會比你們差呢?我又何必問你?最近民意對於兩岸決策的黑箱化反應沸騰,這有兩類,一個是自己被開放了還不知道,第二就是業界未獲徵詢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也就是被開放與要開放的全都是局外人。

問:現在服貿協議內容公布了,你怎麼看待?

開放64項 沒配套都會死

劉:對我們來說,服貿協議的衝擊是非常嚴重的。表面上很漂亮,大陸開放八十項,我們「只」開放六十四項,但是這六十四項通通都會死,因為政府沒有配套措施。政府也得意的說大陸這次開放了建築業可以過去,但請問台灣哪個建築業會到大陸去?和中國建築與各地方的建築比較,在規模上不成比例,地盤是人家的,勞工也不是你的,台灣建築業去對岸發展的優勢何在?所以很多人說看不到也吃不到。

金融業的道理相同。我們經常自我安慰,我們的管理比較進步,觀念比較創新,這些維持不到半年,人家通通學會了,就可以把你趕走,為什麼現在已經沒有台幹?我們這麼多台商企業在那裡發展這麼久,還沒得到教訓?

圖利企業 因對自己有利

馬政府對企業界根本不了解,他們去談判,由於私心,只了解他們周圍、與他們有關的特定企業需要。對這種企業,他會圖利,之所以圖利,當然是對他自己有利。

私心,導致馬英九最關心的就是個人歷史定位。他在意有沒有打開兩岸僵局,定了多少條約?於是他完全在追求數字,之前的十八項,全部是框架協議,根本就沒有效,他並不管。而這次服貿協議是第十九項協議,會真正傷害到台灣。台灣沒有任何的產業禁得起這樣開放。將來就看立法院如何把關,如果立法院不把關,會是很大的問題。

問:兩會已經決定將兩岸設處列為下次會談的議程,但是中國對涉及主權的問題,包括普遍探視權等,具有高度疑慮,外界不解馬政府到底在急什麼,你認為也是基於同樣原因?

劉:設處也是一樣。到現在雙方協商還沒有基本的譜,包括王郁琦自己都講六月底還拿不出來方案,那麼在沒有任何規劃,也沒有任何成果的情況下,憑什麼要立法院通過設處法案?這證明你今天只是做個業績,急著把兩岸互設代表處這件事能在任內完成。

涉及到主權問題,中共確實會比較遲疑敏感,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觸碰,中國現在在許多議題上有其彈性,問題在於政府有沒有把探視權設定為必要條件,如果連人身安全或者說安全感都保障不到,這處不必設。

台商今天在大陸最痛苦的就是人身安全,而且沒有政府可當後盾,已經有好幾千人被關,有些莫名其妙就被關,根本沒有審判。這是雙方的法律與政治體制問題,不僅台商受害,大陸人民一樣受害,你的合夥人只要來要脅你,立刻就可能被關起來。中國的最高檢察署曾經下了一道指示,商業糾紛不可以藉刑事案件處理,但是基層顯然並未認真執行。

所以不只探視權,包括法律訴訟都應該納入。今天我們在台灣鞭長莫及,律師到那去,人生地不熟,國家成立的目的除了在國內保護人民,在台灣以外的地方更要保護人民的安全與財產,政府有沒有把這些放在設處這件事裡去協調?我認為只要好好談,中國不會堅持到底。

如果這最基本的要不到,無法保護人民,設處要幹什麼?尤其還拿到臨時會來討論,這是迫不及待的事嗎?講到最後,找不到原因,回到原點,所有的施政問題就是馬英九的私心所致,今天台灣老百姓就是被他一人為了成就自己,所有的犧牲都是應該的。因為朕即是天下。

問:就算將來雙方就普遍探視權達成共識,香港中聯辦的疑慮呢?

政府無能 難爭平等設處

劉:即使是交戰的兩國,能夠互設大使館,都是正面的。問題是,這個政府完全沒有管理的能力。兩岸設處會產生許多後遺症,關鍵就在執政者如何因應與防範,未來如果處置不當,北京駐台辦就有像中聯辦一樣的影響力。

拿現在來講,根本沒有設處,北京對台的影響力已經很大了,鄭立中在南部好像是他的地盤,未來設處後,更加名正言順地去做,問題是政府知不知道、如何去限制?設處會由正面轉為負面選項,出在今天老百姓對政府已經完全不信任,同時也不認為政府有能力去與北京洽談平等的設處。

問:面對一個要累積歷史定位的總統所帶來的傷害,人民該怎麼做?

獨裁暴君 不管人民死活

劉:馬現在要搞歷史定位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所有人都已經幫他定位。就是「無能,自私,獨裁,暴君」八個字。以個人的意志為意志,這就是獨裁。不顧民生疾苦、人民死活就是暴君。將來歷史就會這樣寫。今天如果是反對黨罵,那沒話說,問題是,現在罵他的不是反對黨。我,從小吃國民黨奶水長大,講正統,我才叫正藍旗,我還是御林軍,馬英九只算半路出家的鑲藍旗。他要貼我標籤是貼不上的。我近距離觀察過四位總統,絕對有資格批評。我最討厭陳水扁,但馬英九是最差的,許多方面不如陳水扁。

既然當今國家所有的問題出在馬英九,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再忍耐三年,忍不下去,第二就是罷免他。問題是我們的在野黨非常不爭氣,民進黨為什麼不發動罷免,因為怕國民黨反撲,自己受傷,所以沒種罷免。

問:以現在的國會結構,民進黨應該是擔心罷免總統案並無法通過。

劉:那民進黨就先把國民黨立委罷免掉啊!以現在的小選區,雙方的票數差距不大,如果你真心要罷免,罷免立委比過去容易通過。

問:罷免投票數需達原選區選舉人數的半數,且同意罷免的有效票也要超過半數,否則均為否決,換句話說不出來投票即被視為反對罷免,這是極高門檻。

民氣可用 應提案罷免馬

劉:什麼叫民氣可用,現在老百姓對於執政的不滿已經是全民共識。這時候還不敢罷免,大家會認為在野黨沒盡到責任。民進黨憑什麼執政?永遠沒有機會。馬英九的支持率不到二十%,這表示大家已經受不了。當初馬英九是怎麼罵陳水扁的,他說:一個總統做到支持度只有十八%,還不辭職,那是不知恥。但是馬十三%時,他還是幹得很高興。這帶子應該拿出來天天播放才對。

所以我不認為罷免案這麼難,大家受不了,就會給你教訓。因為你連我投票的自由都剝奪。今天馬英九如果坦蕩蕩,也應該主動提案讓老百姓來決定其去留,既然自認做得這麼好,怕什麼?老百姓都不要你了,你還要幹,為了什麼?自己。

六三三跳票,他不在意,你要他薪水捐半,他絕對不幹,因為這妨礙到了他的利益。從他執政到現在,五年來,唯一沒受影響的就是他與他身邊一起榮華富貴的家臣。他的薪水一個沒少,不是二十二K,更沒退到十四年前。老百姓在他統治下只剩卑微。話說回來,內政搞不好,大家薪水少一點也就算了,但兩岸處理不好,這就斷了台灣所有的生路,沒有一人是可以活的,連生存條件都沒有。這點絕對不可容忍。

《自由時報》記者鄒景雯/專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