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副主席、執行長、書記長、副院長、各位立委先進同志,剛才聽了各位許多高見,語意非常的誠懇,令我非常的感動,我也要在這個地方,把內心的話向大家報告。

首先,我要向各位說明,最近黨內都很關心在王院長黨籍案的訴訟,我們上訴的這個問題,我在這邊要清楚非常負責的告訴大家,我們國民黨照律師的建議提出上訴,是一個不得不的決定。這是為了要維護我們考核紀律的制度穩定、跟黨運作的順暢,而不是針對王院長。

因為一個民事官司,本來只是針對一個個案,可是法院的判決,卻把它變成了一個通案,因此,為了要維護這個制度的完整,我們不能不這樣做。

各位都知道,國民黨不是一個小黨,我們有上百萬的黨員,而且有幾十萬交黨費的黨員,因此按照判決書,對於一個撤銷黨籍的決定,必須要到全國代表大會,經過一半的代表出席、出席代表的2/3以上通過,才能夠通過;如果照這樣的一個規定的話,我們每一個撤銷黨籍的處分案,都必須要召開全國代表大會,各位認為,我們這樣做得到嗎?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如果還能夠溯及既往的話,那以前所做的這個決定,它的正當性跟合法性,可能都會受到質疑,所以影響是非常的重大。一個個案可能會發生通案的效果,所以剛才吳育昇委員說的不錯,這個涉及到一個民事法庭,應不應該、能不能夠對於政黨內部的事務,能夠介入到這個程度?

從另外一方面,我們馬上就要進行七合一的選舉了,如果我們考紀制度的運作,受到這樣的影響,沒有辦法真正貫徹黨紀的話,那選舉開始,在競選活動階段,如果有我們的黨員違紀競選,穿著國民黨的背心,車上掛著國民黨的黨徽,到處選舉造勢,這個時候我們卻沒有任何辦法有任何有效的黨紀處理,我想這會造成什麼樣的情況?相信大家都不樂見。

我當然知道大家對於我們提出上訴,有些人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要再強調一遍,這個不是針對王院長個人,而是對於整個黨的考紀制度運作所做的一個不得不的決定。

在這裡我要聲明,未來我會跟王院長繼續在推動政務上的合作,在許多重大的政策上,我也會適時地與王院長交換意見,不會讓我們國政的運作受到影響,我也希望利用這個機會,希望大家能夠就這個案件,瞭解實際的情況,繼續維護我們黨的團結、黨的一致,我要很誠懇的拜託大家。

其次,我要再次強調的,就是我們希望立法院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因為它本身是ECFA的一部份,ECFA又是世界貿易組織之下的一個雙邊的貿易協定,對於我們台灣將來參加區域經濟整合,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與價值,我們希望各位在這個議題上,能夠精誠團結,堅持下去。

日前,在學生占領立法院的抗爭時候,他們所訴求的「兩岸協議監督機制法制化」,我們在3月下旬就表示我們願意接受,並且很快的,由行政院完成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草案,送到立法院。

實際上,我們早在2月19日國民黨立院黨團所提出的「四階段溝通監督機制」,陸委會就已經接受了,認為這是一個符合憲政體制、務實可行、可大可久的機制,我們現在把它變成了一個條例。在這個條例當中,貫徹了我們尊嚴對等、互惠雙贏的原則,而且也貫徹了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一方面既捍衛了國家的主權,二方面也保證了人民的人權。

民進黨尤美女立委所提出來的版本,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憲法問題,因為有些議題,他們採取「兩國論」或者「一中一台」架構,是跟我們憲法完全不合的,如果把這個條例通過的話,對於兩岸關係會有非常嚴重的影響與倒退。我們花了6年的時間所建立的一個和平與繁榮的情況,可能會遭遇到嚴重的影響。

同時另外一方面,剛才王主委(陸委會主委王郁琦)也提到,我們是一個五權分立的國家,行政、立法的權限,在憲法裡面規定非常清楚,行政權是執行的權力,立法權是審查預算、法案的權力,行政院對於推動兩岸事務,當然應該有它的權限,而不是由立法院透過這樣的條例來決定行政院怎麼進行。這樣子做,很明顯的,立法權是侵犯了行政權的範圍,我相信這不是監督了,而是造成一種權責不明的情況,到時候到底談出來的東西,由誰負責呢?完全不清楚,這絕對不是責任政治為主的民主政治應該有的一個體制。

所以我們感覺上,民進黨對於簽服貿、或者是通過監督條例,好像都不是那麼真正的認真。如果它的目的只是想阻止服貿協議的通過,我們黨員更應該在這個議題上團結一致、要立場堅定。

實際上,在上週五立法院已經把7個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交付委員會審查,我們當然希望我們的委員都能支持行政院版本。但是行政院這個版本,也不是說一個字都不能動,也不是鐵板一塊,如果在野黨所提出來的版本,其中的內容是務實可能,並且符合憲法的規定,行政院的版本也不是不能把它納入,這樣才能真正貫徹行政、立法彼此之間相互監督、相互制衡非常重要的原則。

在這個地方,我要特別提醒大家,我們服貿過不過,跟我們能不能夠參與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有沒有關連?我想,各位都知道,如果服貿不過,還要去重談,或者怎麼樣,我相信我們要加入TPP,就會更為困難。

這個是國際政治的現實,不是我們主觀的好惡可以改變,所有的專家都知道,台灣要想加入TPP,一定要滿足三個條件,第一要有美國的支持、第二要中國大陸不反對,第三要TPP的成員國家能夠支持。這三個條件不滿足,我們是不可能加入的,在這個地方,我們都應該超越黨派的利益,為台灣經濟未來能夠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各位都知道,我們外交處境非常困難,要想參加任何國際的協議,都是非常的不容易,我們好不容易在2010年跟大陸簽了ECFA,而使得我們跟日本能夠簽60年來沒有簽的投資協定,跟紐西蘭、新加坡簽一個幾十年來想簽沒有辦法簽的經濟合作協定,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也是因為我們同時跟大陸、還有大陸以外的國際社會來發展經貿關係,才能夠做到這一點,因此我們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我們政府這樣做,能夠打開我們在國際經貿上所遭遇到的困局。

另外,有一點,我要特別強調,現在是本黨最艱困的時刻,最近的學運、還有未來七合一的選舉,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嚴峻的挑戰,因此我們的黨必須要面對這些挑戰,提出我們改革的主張。在過去這兩週,我已經在許多會議當中,要求我們的組織跟文宣部門進行檢討,我也要求我們曾副主席兼秘書長在兩個星期之內提出具體可行的改革方案,並且跟相關部門做好檢討之後,來付諸實施。

各位同志,現在是本黨的關鍵時刻,全黨上下都要面對問題來做檢討,深入的檢討,包括我自己在內,都要做檢討、都要做反省。

我們的組織、文宣、新媒體部門,也要痛定思痛,剛才有好幾位委員也提出來,在有些網路或者其他的新媒體上,我們沒有辦法發揮很大的效果,因此我們將來一定要非常坦率的檢討各項我們目前的作法,要實事求是,不要虛應故事,要務實而具體地提出改革的方案。

例如這次學運所暴露出來的我們在網路文化、年輕世代關切的問題,我們要怎麼樣來積極的面對?未來怎麼樣能夠抓住社會的脈動跟年輕人的想法,讓他們的期待跟國家的前途能夠結合在一起?我已經要求相關部門要提出檢討精進的方案。這個星期天,我會跟青年朋友來進行相關的座談,我也會邀請江院長一起來參加。

此外,我們對於黨中央跟黨籍從政同志,尤其是縣市長,要從現在開始,建立更密切互動的平台,讓我們黨的政策能夠結合黨內青壯世代,團結在一起,面對問題,共同迎向未來的挑戰。

今天在這個時候能夠跟大家在這裡非常誠懇、坦率的交換意見,各位對我的期許與支持,我衷心的感激,所以我在這個地方也要向各位承諾,面對艱鉅的挑戰,我們唯有團結、唯有改革,我們要更積極的、務實的面對問題,找出辦法,團結才是力量,團結才能夠讓我們度過艱困的階段,同志須團結,團結真有力,謝謝大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