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誰刪改了南方周末新年獻詞? (2013-01-06 16:56:07)

作者: 六十不惑

圖片備份轉自傅劍鋒(騰訊新聞中心副總監,曾任南方周末資深記者、資深編輯):「曾理老師是廣東省宣管體制派出到南報的審讀員,但老人家仗義執言,說出了省宣官員如何刪改並長期扭曲管理的種種核心內情。他是從宣管體制內部出來的人,其信息源可謂相當權威、核心! 向老人家致以崇高敬意!老人家燃燒,青年人取暖!﹞

《南方周末》元旦獻辭兩版本比較

連日來,南方週末新年獻詞被刪改,封面被加上錯漏百出的文字,造成南方週末名譽受損,南方週末編輯記者無法忍受這樣的恥辱,在新浪、騰訊微博上傾訴,引起眾多有識之士的支持,海內外媒體廣泛關注,有些媒體和網友矛頭直指廣東省委宣傳部,從而釀成一個公共事件。

然而,今天新加坡《聯合早報》發了一個消息稱: 就《南方週末》新年獻詞據稱遭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刪改而引起軒然大波一事,官方知情人士昨天透露,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庹震事發時根本不在廣東,事件確實與他無關,也與廣東宣傳部沒有關係。

那麼,究竟是誰刪改了南方週末新年獻詞?作為南方週末知情人,我來分析一下事件的原委。在分析事件之前,我先介紹一下南方報業和南方週末內部把關方面的情況。

為了把握好報紙的正確輿論導向,為了保證報紙的安全出版,減少出錯,南方報業集團內部設立了審讀小組,進行自我把關。我是集團審讀小組成員,定向負責南方週末審讀,協助總編輯把關。操作程序是這樣的:各版面責任編輯將每篇稿件處理完後出樣送審,集團分管南方週末的領導和審讀員對大樣進行審讀,如果稿件有問題就進行修改,認為有導向錯誤不宜刊登,就提出撤稿意見,然後彙總到南方週末總編輯,由他最後決定。

近兩年來,由於上面要求越來越嚴,我們內部的把關也越來越嚴,每期報紙都有撤稿,多的時候撤稿7、8篇,少的也有2、3篇,重大修改有10多篇。在這樣嚴格把關的情況下,近兩年來很少出現重大的錯誤,很少受到中宣部和粵宣部的批評。當然,在這樣嚴格把關的情況下,有不少稿件被閹割,記者也很憋屈,但基本還能忍受。

但是,自從2012年5月份新任粵宣部長到位後,對報紙的管控更加嚴苛,禁令越來越多,對南方週末、南方都市報的管制和監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特別要求南方週末每期選題都要上報省宣,批准後才能採寫;重要報導和社評,都要報省宣審閱後才能出。按報社出報流程,晚上9點半全部稿件要上版,10點鐘要交付印,但由於要送審,經常要拖到晚上11、12點甚至更晚才最後定版。有好幾次,整個報紙版面都已經編好上版,夜裡12點才通知要撤稿,弄得編輯部臨時換稿調版。如去年北京水災,晚上12點才通知,悼念水災遇難者的稿件要大刪改,另外一篇反映北京市在構建城市防洪體系、應急預警方面存在不足的重點稿要撤。這時其他版面全部交版,編輯已經下班回家,沒辦法調整,只好減掉4個版,由32版減為28個版。還有一次報紙已開印才通知撤稿,結果印了十幾萬份報紙作廢。

這次2013年新年特刊,方案几經修改調整,到最後還是有好幾篇稿件被撤掉,如回訪北京水災遇難者親屬、好友、同事的稿件,反映9.18廣州青年在反日保釣遊行中文明示威、理性愛國的稿件。新年獻詞幾易其稿,最先的《中國夢,憲政夢》在總編輯這一關就沒有過,後來經過評論部幾次修改,菱角已經磨平,有關憲政的內容也刪的所剩無幾。最後定稿送審還被省宣刪改,加上不少「偉光正」的內容。封面那段錯漏百出的文字,是省宣審改後,沒有經過責任編輯加上去的。究竟具體怎麼操作,我沒有經手也沒有進行全面調查,不敢妄下結論,但可以分析一下。

按南方週末編輯部 【就南方週末2013 「新年特刊」出版事故的說明】中陳述:「2013年1月2日,在南方週末所有相關版面已經簽版定樣、一線編輯記者均在家休息、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廣東省委宣傳部有關人士指示對新年特刊作出多處修改和撤換。」從這個說明情況可以斷定,這個修改、撤換,是南周總編輯執行上峰指示,按照上峰意圖進行的,除了總編輯誰也沒有這個權力。至於封面文字和新年獻詞修改內容是誰擬定,在宣傳部門和總編輯沒表態之前,誰也不敢下結論,但可以肯定地說,不是總編輯個人意願。因為簽版定樣都是要經過總編輯簽字才行,自己簽了字同意付印又去修改撤換,這種可能性是不大的。

那麼,即便是總編輯對版面稿件進行撤換修改,也是違反報紙編輯出版規程的。總編輯有權撤稿修改,但必須通過責任編輯去執行,而不能自己親自操刀。因為,總編輯也不是萬能的,對大政方針、輿論導向,總編輯水平比編輯記者高,具體採訪寫稿和編輯業務就不一定比記者編輯強。總體策劃由總編輯決定,但具體操作,是記者、編輯的責任,不能越俎代庖。就跟酒店一樣,如何經營管理是酒店總經理的責任,什麼時候推出什麼菜式,由廚師、主管提出,由總經理拍板,但原材料選購、菜式如何烹飪,那是採購人員、廚師的職責,總經理不能自己到廚房親自掌勺。即便你原來也當過廚師,也懂烹飪技術,也不能這麼幹。幹好了人家不會說你能,干壞了,色味不對板,客人投訴,你就下不了台。

有些媒體、網友認為,按照中國國情,長期以來一直是黨辦報紙、黨管媒體,宣傳部門對媒體有監督權,對報紙如何辦有決定權,撤改你一篇稿有什麼大不了的。這種觀點是站不住腳的,黨管媒體是管大政方針,管辦報原則,而不是管具體業務,管如何選題如何採寫如何編輯。把報社編委會撇在一邊,什麼都要宣傳部門來定,別說一張市場化的報紙,就是黨委機關報也不行。報紙是自負盈虧的企業,辦砸了辦糟了,讀者不愛看,不訂不買你的報紙,報社發不起員工工資,誰負責?

南方週末是一份市場化的報紙,長期以來秉承「關注民生,彰顯愛心,維護正義,堅守良知」的辦報理念,贏得社會和讀者的好評,在國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和影響力。但主管部門和官員,卻用央媒、黨報黨刊的思維和理念去管理這份報紙,設定諸多的條條框框,讓他們帶著腳鐐去跳舞,他們怎能不憋氣不惱怒?每年的新聞特刊,編輯部都是精心策劃,盡力烹製出美味大餐呈現給讀者。以前還評選年度人物、年度好新聞、年度國內外事件等,從2011年開始,上面不給評了,他們也無可奈何。「新年獻詞」則是新年特刊的精品,十幾年來奉獻出不少膾炙人口的好文章。撰寫「新年獻詞」的評論員,都要苦心經營十天半月才能拿出手,他視文章如親生的孩子,十分珍愛。但領導和上級主管部門卻揮起大刀任意砍伐,你讓他如何不心疼不憤慨?

作為報業集團審讀把關小組成員,我把一些只能做不能說的東西公開披露出來,實屬違規。但南周事件被炒得沸沸揚揚,幾十名南周員工的微博被封停被禁言,其中也包括我自己。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能再噤聲再沉默。作為體制內的人員,我深知體制內的規則,有人提出要某某人下台,引咎辭職並公開道歉,這些都是緣木求魚。我只是希望,掌管輿論大權的有關部門,通過這次事件能總結經驗吸取教訓,轉變觀念改變作風,傳承廣東歷代領導歷任宣傳部長的好傳統,善待媒體,善待記者,營造良好寬鬆的輿論環境,讓廣東的媒體大膽探索大膽實踐,為中國的新聞改革創造出好的經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