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Facebook)連結

我是核子工程碩士,我很理性的反對核能發電,如果你不反核,希望你也能理解、相信我講的話,如果你原本就反核,我願意做你的靠山,不讓人家說你不懂核能、反核反得不理性。

我反核的理由主要有兩個:

1.【人類對於核輻射對人體的影響還一知半解】。

2.【核能發電產生的核廢料處理,至今人類只有逃避而不能處理、解決】。

其它次要理由還有核反應器設計的安全問題,台電的工程品質問題,台灣的地理環境不適合,甚至是台灣的特有文化現象等等,如果有機會再談。

什麼叫做對人體的影響一知半解? 我用親身經歷的故事說明:

我是清華核工系1971級,我們那一屆,全校只有4個系,180人。

畢業10年內,這180人有3個人因為血癌去世(在先前印象中有4人,但此刻想不出來第4個的姓名,所以只說3個,這3個人有1個是我們核工系,2個數學系),這比例與常識中10萬個人有3 - 4人的比例,明顯大不相稱。

 

於是有一天這些同學中的幾個人在學校討論這事,當時一位在校任職的校友說: “這話不能亂說,會影響校譽。”(好一個忠貞校友,這時候只想到校譽問題),討論之後,決定推派5個同學去驗血鑑定。

結果5個人當中有4個人驗出染色體有雙中結!(其中有一人就是現在的核能管制處處長)

 

消息短暫見報之後,就有人跳出來說: 雖然是異常,但無礙身體健康。以及:染色體雙中節的成因很多,吸煙也是原因之一 (這一點絕對是說謊誤導)。還有人刻意把這180人的小群體的高比例的罹患率稀釋成:12000個清華畢業生,有6個人得血癌…

 

隨後大約是我們這一屆(也許包括前後屆)校友,都收到通知去台大公衛所驗血鑑定。

我當時年輕氣盛,心想: 孩子都生完了,也沒什麼問題(有問題也來不及了),驗不驗沒什麼差別。就沒去當白老鼠。也不知道當時多少人去了,異常的有多少。

 

這件事讓我感受到一個可怕的事實: 【人類對於輻射對人體真正的影響還只是一知半解,但卻自認已經掌握了全部】。就像染色體雙中節的說法一樣,不知道的部份就說沒有問題,【反正,就算誰有不同的看法也無從證實】。

 

我們班上除了有一位同學在32歲那年就因為血癌過世之外,另外有兩位分別在42歲和46歲(約)因為胃癌和鼻咽癌過世,而比我們高的班,每一班也都有因癌症而英年早逝的,但實際多少人,以及這樣的比例,是否“正常”,大概只能找校友會要統計資料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