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三郎

十多年前看過一部日本片,隱約記得,劇情是敘述一個浪人流浪到酒館,沒錢喝酒,打算把腰間的武士刀抵押,一旁的小混混說,這位大哥看來本事高強,讓小弟請你喝一杯。刀子最後沒抵押,但小混混想請浪人當打手,去當地一家有錢人家要債,如果要到債,就帶到他們巢穴裡大家平分。浪人江湖混久了,大概知道這不是要債,八成是勒索,但是手上拿的是別人請的酒,也不好意思戳破,只好敷衍答應。

浪人無故捲入這場紛爭,本來也不想介入,但臨走前想到這戶人家也相當無辜,所以上門拜訪,想警告他們已經被強盜集團盯上。這戶其實不怎麼有錢的人家,裡面是一對善良單純的夫婦,和一個尚未成年的小女兒,浪人見到這個小女孩,勾起他悲痛的回憶,他曾經也有一個妹妹,死在戰爭中,這個小女孩長得為何如此像他妹妹?

浪人獨自深夜在荒野中沉思,無法入眠,第二天決定再去找那個請他喝酒的小混混,想試試居中協調,勸勸江湖中人不要去打擾這戶人家的平靜生活,小混混們要的是錢,浪人身無分文,又再一次把他武士刀拿出來,看小混混們願不願意拿去抵押換點小錢。小混混當然看不上這把爛刀,只是想找個外地人當打手去勒索跑路費,現在既然浪人也不願意當打手,所以也沒甚麼好談了。浪人苦勸說,這戶人家不怎麼有錢的,你們犯大罪可能一毛也搶不到。但小混混露出奸詐的微笑說,他們不是還有一個小女兒嗎?老大就算沒要到錢,多個老婆也不錯,兄弟們說不定也能分到一點福氣。

浪人本來也只是想當個和事佬,但是小混混這句話激怒了他,當場他把小混混給砍死。砍死小混混以後,他第二天清晨就去拜訪那對夫婦,說那一幫人已經離開了,不會再來打擾你們,我也要離開這裡了,今天是來道別。這對夫婦甚是感謝,包了一點錢和食物希望浪人旅途順利,浪人拒絕了錢,但收下了食物,就此和他們道別。

走沒幾步,他們的小女兒追出來和他道別,感謝浪人為他們家如此付出,卻又不求回報。不經世事的女孩問了他一句:「你為什麼要這樣幫助我們?」浪人這樣回答:「如果我妹妹還活著的話,我會希望給她幸福。我也希望妳能幸福。」然後就此道別。

結局是在一條漫漫長路上,浪人解開斗笠,拋向天空,斗笠落下,浪人緩緩消失在路的盡頭。(小混混集團究竟有多少人,武功又如何,電影並沒有交代,不過想來,浪人能解決問題的方法,一向只有腰間那把刀。)

當初看這部電影時太過年輕,看完心裡只有一個疑問:「世界上有這種人嗎?誰能為別人的幸福,犧牲自己的幸福?」隨著年齡漸長,發現身邊盡是俠客風骨。侯孝賢得到一百萬的瞬間就捐出一百萬給樂生,「取之於文化,用之於文化」;品安一句「不離不棄」,與苑裡鄉親對抗英華威,三天內被移送兩次;多少學生被警棍毆打、上銬移送,讓這社會認清苗栗警方的殘酷;多少學生奮不顧身阻擋水泥車,阻擋英華威灌漿工程,嘗試打破長期以來地方官商一體的結構;多少記者在第一線採訪、挖掘真相,讓社會認清無論綠能、核能,官商勾結的腐敗永遠立基在犧牲弱勢族群的權利;多少民眾參與絕食,以非暴力抗爭的手段,要喚起社會的良心,重視勞工的處境;多少,多少...

總是有人會質疑這群在街頭抗爭的人,是職業學生、是職業暴民,抗爭為的是少數人或自己的利益,但我看到的正好相反,我看到他們與最弱勢的群眾站在一起,不離不棄,爭取家園的平靜、爭取人基本的尊嚴,爭取一個普世的價值與理想。他們在我眼裡,是現代俠客,爭取的不是自己的幸福,而是每一個人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