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奧地利的傳教士顧孚佑(現任新竹教育大學德文講師),日前發表一封給市政府的公開信:「十月煙火染黑新竹 國慶不是黑汙慶典」,呼籲市政府不應用煙火這種破壞環境的方式來慶祝國慶,而應把資源投注在改善新竹環境、扶助弱勢。

顧孚佑1967年就來到新竹,長期關注環保議題、協助弱勢,現已取得台灣長久居留證。

不管你對國慶煙火有什麼想法,還是邀請大家共同靜下心來,看看這個熱愛新竹、關住新竹的傳教士,對這座城市的建言。

 

--


公開信全文轉載如下:

十月煙火染黑新竹 國慶不是黑汙慶典

文:顧孚佑 Max Gufler, 現任:新竹教育大學德文講師

經歷:慕尼黑科技大學外語老師、維也那人民大學外語老師、輔仁大學外語老師、中興大學外語老師、成功大學外語老師、交通大學外語老師、新竹青草湖社區大學外語老師、新竹風城大學外語老師。榮獲新竹縣政府:社會服務金獅獎。

上個星期,我聽說2013年「國慶煙火籌備委員會」將在「南寮」和「頭前溪」二地選擇一處作為施放國慶煙火的消息。新竹市長許明財表示,他對於新竹市第一次成為國慶煙火施放點感到非常光榮。我同時也聽說立法院長王金平宣布今年的國慶活動主題為「攜手同心,共創榮耀」。

許多新竹市民,包括我本人,並不像我們的政府一樣對舉辦這類活動感到興奮,儘管它被包裝得好像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傳統活動。事實上,一個將人民財產浪費在恐怖吵鬧和空氣汙染上頭的政府,真是叫我們為它感到羞愧和驚詫。新竹市50%的降雨酸度都已經跟番茄汁一樣了,市政府卻鼓勵製造更多空汙,以這種對環境極不友善的作為去取悅部分喜歡煙霾、爆破等幼稚活動的民眾。這可是汙染破壞我們呼吸的空氣、居住的空間、喝的水,還有我們的地球。

也許新竹市政府是想學習羅馬帝國的方式,在競技場提供麵包和血腥馬戲給那些精力旺盛又愛批評的無知民眾,好讓他們閉嘴。不過,貧窮的羅馬人還可以帶些麵包回家,而台灣還有成千上萬的民眾在家連像樣的一餐都吃不到,只能吃廉價的便利商店便當。

當然,浪費民脂民膏的絕不只新竹市而已,前不久,台北市政府為了奢華的元旦跨年,在101大樓燒掉三千多萬;澎湖的花火節也已經把空氣海洋汙染了很多年。不管最後由誰買單,這類不必要的奢侈都是非法的行為。在此同時,我們也知道台北市是全台空氣品質最糟糕的幾個城市之一,而且還是世界有名的令人氣喘的城市。附帶一提,根據聯合國二氧化碳分析中心,台灣每年製造的二氧化碳就有20億公噸,換算平均每個人每年產生11公斤,這個數字是亞洲地區最高,並且遠遠超過日本、中國、南韓等國家。

我自己以及我的學生、朋友都認為,破壞台灣環境是一種罪行,無論是誰,只要推廣並且容許這樣的事情都應該要被治罪。按理說,政府有責任要保護我們的自然環境和資源,守護市民呼吸乾淨的空氣、飲用清潔水源的權力。沒有人可以汙染破壞環境,更何況是為了滿足浮華的虛偽榮耀,而製造喧鬧娛樂效果.也許新竹市政府只是缺乏想像力和創意,不知道要如何運用人民的納稅錢去舉辦國慶日慶典,我可以在這裡提供三項建議:

1. 在奧地利維也納居住的時候,我可以騎著腳踏車安全的去到任何重要的地點,包括政府的辦公廳。請問在新竹可以嗎?幾年前,有幾位都市設計師突發奇想,在通往科學園區的動脈-寶山路-兩旁鋪設人行道。沒有人知道那些步道磚和裝飾的藍燈花了多少錢,但不難想像必定是一筆很可觀的金額。然而,那很顯然是一個錯誤的計畫,因為幾乎沒有行人會在那條路上行走,只有每天上下班時間上千台車輛和機車為了工作呼嘯往返園區。就算是事後諸葛吧,市政府也應該要學會其實用同樣的預算,可以興建自行車道,引導開車族返回自然,在安全的自行車道騎車上下班。然而,市政府卻把腳踏車道興建在海邊和頭前溪旁,給業餘休閒的民眾使用。在城裡,沒有任何一條道路可以讓民眾騎單車上下班或往返郊區。

台北市和高雄市都已經有捷運附屬的自行車出租服務,搭車民眾可以從捷運站借車騎到目的地附近還車。新竹市離這項既環保又摩登的城市政策似乎還很遙遠,所以行人和腳踏車騎士還得繼續忍受和恐怖的汽車和機車爭道,繼續扮演馬路食物鏈底層最弱勢的角色。在新竹市行人到現在都沒有路權,不時得機靈閃躲不小心的高速汽機車騎士,那怕是行人可以通過的綠燈時也一樣。

2. 在擔任天主教神父的時候,我成立了一個專門協助肢體缺陷年輕人找尋工作、參與運動的組織。我很快的就發現,弱勢族群在台灣求生是多麼的不容易,這當中最困難的要算是肢體和心理受傷的那些人,尤其是盲人。我同意,現在的狀況比起1970年代當我剛開始創立殘障協助組織時要好得多。但是,對於盲人而言,外面的世界仍舊是殘酷的,盲人的工作機會幾乎只限於從事按摩工作,他們很難在居家之外的地方移動。我問過我的學生:過去三年,你在新竹市或者你居住的城市看過幾位盲人?有沒有看過導盲犬?答案是:一個都沒有。我從1967年就來到新竹,我看過的盲人用我的手指頭計算綽綽有餘。最近我在清華大學碰到三位盲生靠枴杖走路,導盲犬呢?上次我看到導盲犬還是三年前在台北的事呢!

也許市政府的主事者應該離開他們的冷氣辦公室,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其他真正關心人民的政府是怎麼做的,尤其是為那些身體障礙的民眾。在芬蘭、日本,馬路路燈處會裝設二種不同的聲音,讓盲人知道什麼時候要停,什麼時候可以走。台北有幾處路口也已經有這樣的設計。對新竹市而言,這不是一個很棒的想法嗎?這將會是一個多麼讓我們感到驕傲的作為啊!

前不久,新竹市被選為台灣最適合居住的城市,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已經不是第一次新竹市獲得這項殊榮。我不禁想,如果以新竹對待弱勢族群的待遇都可以成為模範的話,在其他城市又是什麼光景?我們經常聽到政府辯解,認為在文化活動中施放煙火是為了「振興經濟,為在地商家增加商機」的說法。我要斗膽請問:「有多少新竹市民真正受惠於這樣的活動?」還有,也是更重要的是,鈔票可以當飯吃、可以當水喝、可以拿來呼吸嗎?

3. 最近核能的議題又掀起討論,核能是否可以滿足我們這個一邊浪費能源一邊又對能源感到飢渴的社會。身為奧地利公民,我對祖國的核能政策感到非常驕傲。奧地利曾經建造一座核電廠,卻在人民反對並舉辦公投之後決定廢止不用。現在奧地利擁有一座世界唯一的核能博物館。停止我們政府的愚蠢核能夢吧!

我希望台灣的公投結果也和奧地利一樣,雖然台電成功的持續核四這座無底黑洞的投資計劃,而且另外三座核電廠仍在運作,而且要到2018和2025年才會除役。

我的檔案資料裡,有一堆關於核電危機的報導,例如:「台灣還沒有準備好處理核能」、「科學家警告台灣核災的危險性」、「處理核電廢料的能力疑慮」、「核能專家缺乏同理心」、「核能真實的代價」、「台灣會是下一個福島嗎?」、「核能滾蛋」等等…三年前,屏東舉辦過三天的核災演習,告訴民眾一但核災發生,每一階段應該採取的步驟。新竹市政府什麼時候給過我們相關的求生資訊?相關政府部門印製了許多地震、颱風甚至傳染病發生時,要如何應變,但是,從來沒有一句話是關於核災的,還是我不知道而已?

就算是有好了,資訊是否夠清楚夠仔細呢?我很懷疑。我問過我所有的學生:目前的三座核電廠,如果有任何一座發生重大事故,引發輻射外洩,在新竹的我們要採取什麼行動?絕大多數一點想法都沒有。我說的可是大學生喔,更廣大的群眾會知道嗎?不難想像。我建議相關政府單位來個腦力激盪會議,學習以色列政府,印製一份五十頁的手冊,教導民眾:【危機發生-戰時家戶必知】。在此,我附上一份供您參考。

讓我做個結論,將新竹打造成單車騎士的天堂、改善弱勢與視障團體的社會參與條件、為新竹市民印製核災應變手冊都是慶賀雙十國慶很棒的方式,也都是更被大家需要的,尤其是那些眼睛看不到,卻可以用心感受的人,他們更能接收到我們的關心。這些作為都會讓你在歷史上留下一筆,成為一位有眼光的政治菁英。而空洞、浪費、吵鬧又汙染的煙火秀,只會讓後代子孫瞧不起,甚至譴責我們。

附記:

以一般老百姓的觀點,國慶熱鬧慶祝無可厚非。前提是要政府先把市民照顧好,基本的生活,實質的福利做好。不要在老人年金都不足以發放的情況下、兒童的營養午餐的照顧、嬰幼兒的照顧、教育的資源還嚴重不足的現在。在做浮華虛幻的煙火秀。要慶祝的方式很多,可以參考台南市。台南市今年過年就沒有煙火四射。也可以辦的很有意義。

政府經濟困難的時候,更要帶領市民學習面對困境,面對生活。樽節開支。深耕文化教育才是當前要努力的方向。

E-mail: maxgufler@yahoo.com
Tel: (03) 571-9105

 

以上轉貼自我住新竹市FB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