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WA歐洲新聞/2012.08.30/阿根廷】


鎂光燈外的寧靜革命:阿根廷政府改革軍隊教育,加強民主人權與批判思考

阿根廷吉需納家族(Kirchner)2003年起執政以來,與軍方合作,加快調查與審判阿國獨裁軍政府時期政治迫害事件(1976-1983),這已成了這兩者關係最顯著面向,也最受媒體矚目。

但在媒體焦點之外,阿根廷國防部同步進行深層的軍事教育改革。它包含了軍人養成教育整體與結構上的改變,並納入阿根廷歷史、政府理論與人權教育等新教材。這些教材作者群包含了前政治犯與極左派游擊組織成員,阿國軍方昔日的「敵人」如今成了軍事教育的題材。

阿國前國防部長 Nilda Garré 現今負責公眾安全事務,她就是促成這項軍事教育改革的推手。1970年代中期,她正年輕,是阿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培隆派議員(péroniste)。阿國軍政府統治時期,她是青年培隆黨派組織成員。

Nilda Garré 2005年就任國防部長後,花了數年時間,才得以獲得足夠的支持與動力,以進行這項前所未見的軍隊教育深層改革。這對拉丁美洲其他國家來說難以置信,以智利為例,公民力量還無法像阿根廷那樣,得以深入掌控與改變國家軍事勢力架構。

經數年研究後,這項改革方案去年終獲 Nilda Garré 繼任者 Arturo Puricelli 批准。這位新科部長雖然立場較為保守,但他並未獲得足夠的政治力支持以改變前任部長已開展的計畫。此計畫由阿根廷 Quilmes 大學教授暨人類學家 Sabina Frederic 主持,她表示,這項改革希望能讓未來的軍人能有民主思想與批判性思考。

這位人類學家認為,軍人應該放棄二分法思考方式,接觸其他各類思潮,才能對複雜的現實做出論斷。原來的軍人養成教育中,無論是贊成1970年代的國家恐怖主義做法,或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等內容均被刪除。

Sabina Frederic 女士表示,這是一項全面的改革,目標在於如德法西美等國,以培養專業士官為職志。阿根廷軍人過往的智識教育過於貧乏,難以培養他們批判性的思考方式。她強調,必須讓軍人能夠接觸一般公立大學教授的知識。

不過,部分阿國軍事學院教師並不完全同意她的看法。教師 Daniel Romano 認為應保存原來教程的軍事特色,他表示,軍事學院無法成為布宜諾賽利斯國立大學,許多擁護改革者以為所有的軍人都反民主,其實不然,即使在公立大學裡,也存在著威權。這位教師參加了此項政策辯論,但他這類的看法與改革主流相比,算是少數意見。

阿根廷大學研讀的一些經典,如 Beatriz Sarlo 以及威權政府研究專家 Guillermo O'Donnell 作品均納入現今軍事教育中。

http://www.courrierinternational.com/article/2012/08/27/la-democratie-enseignee-aux-militaires â

------

TEWA讀者Wenchung Cheng對附圖的解析:

「 "阿根廷政府改革軍隊教育,加強民主人權與批判思考"。為何以水兵圖片作為代表?當時軍政府最大的秘密拘留中心位於埃斯馬海軍軍械學校,在該處受折磨致死的亡靈估計超過五千人,因而成為了一個恐怖悲劇性的象徵地標。2004年,Kirchner總統和所有人布宜諾斯艾利斯自治市市長伊瓦拉簽約,將埃斯馬改為記憶博物館!

布宜諾斯艾利斯自治市,通過第392和第961號法律,確立應致力於將埃斯馬的土地及房舍面貌之恢復作,保護和傳播從軍政恐怖時期至法治恢復期周圍所發生的歷史記憶。因此,埃斯馬的財產和建築物被指定成為歸還罹難者被剝奪的安葬權的墳墓,有助於阿根廷重建歷史記憶,對生命的承諾和充分尊重人權成為一個新公正友愛的社會的基本價值。」

阿根廷ESMA海軍軍械學校人權紀念館英文資料請看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vy_Petty-Officers_School_of_Mechanics

創作者介紹

Clipping 剪貼板

sidefiler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